《生与死》


《生与死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墉


生与死有什么不同呢?


  当我们被生下来的时候,高兴的不是自己,而是我们的父母、亲人;当我们死了之后,痛哭的也不是自己,而是我们的子女、亲属。


  我们不为生而高兴,因为那时不知道高兴;我们也不为死而痛苦,因为死后已没有感觉。


  我们无法为生发言,因为发言时我们已被生了下来,不论被生在富裕或贫贱的家庭,被生为白、黄或棕、黑的种族,我们都没有资格决定;我们也无法为死流泪,因为再抗议,还是要死,不论圣贤愚劣、伟人凡夫,我们总得交出自己的生命。


  我们以自己的啼声开始了旅程,又在亲友的哭声中结束了人生。我们离开母体而生,又离开世界而死;我们被一把推上人生的舞台,又被一把扯了下去。似乎生与死这两件人生最大的事,我们一点干涉的权利都没有。


  幸而在这当中,我们还能有些作为,使自己平凡地生,却能伟大地死;在母亲一人的阵痛中坠地,却能在千万人的哀恸中辞世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