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了“知了”情

未了“知了”情


今天的天气十分炎热,南方普遍降雨,周口地区也是连续降了几天雨,这丝毫抵挡不住炎热的袭来。招生也有二十几天了,每天都是来去匆匆,忽然接到招生地点转移的通知,于是,应领导要求,打印一份转移通知,以方便学生报到入班就读。在从办公室返回的路上,路边的几棵香樟树上的知了叫得正欢,我停下来仔细的观察这几只知了在什么地方,没等我发现,叫声停了,知了并没有飞走,而是隐藏在浓密的树叶里面,不容易发现。接着,叫声又起,好像并没有发现我,或者我并没有影响它的欢唱。


几只知了并没有什么,但我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今年的知了叫声来的有些迟,或者说我听到的有些迟,头伏已经过了好几天了,我竟然才听到知了叫声,是我平常没有留意吗?是我感觉失灵了吗,不,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否定我的看法。哦,是知了少了,为什么呢?知了的使命由树上转移到了人们的餐桌上,充实了人们的胃。可是少了天籁之音,这个夏天总觉得损失了什么!是啊,从远古的削竹,断竹,飞土,逐肉的音乐中人们体会到了捕食的快乐,可大自然需要倾听生灵的妙音啊。


记得小时候非常贪玩,捉知了成了我的拿手好戏,方法有很多,第一,马尾套蝉法。非常小心的从马尾上拽下几根马鬃,然后捻成绳状,形成一个套孔,绑在一根长长地竹竿上,烈日下,我带着长竹竿出发了,目的地,村南头的一片柿树林,发现目标之后,小心举竿,眼睛紧盯知了,等知了不知是陷阱,与马鬃逗玩之时,我猛地一拉,马鬃紧紧地束缚了知了,这时的知了拼命地叫唤,好像呼唤同伴来就它,有时心软,捕捉之后就把它放了,从中体会到打猎快乐。


第二,柏油粘蝉法。夏天的柏油很容易融化,融化的柏油粘性很大,正适合粘知了。在一根竹竿的顶端,绑上一大块柏油,然后趁知了不注意,摁在知了的身上,它就飞不掉了。


第三,口袋套蝉法。在一根竹竿的顶端绑上一个带口袋子,当然,袋口要用铁条捏成一个圆圈,方便知了往里钻,方法同上。


自从上了高中,就没再捕捉过知了,也算是行善积德吧。


前一段回到老家,发现路边有收购金蝉蛹,价格是一个两角钱,相当于一个麻花,金钱的刺激,使农村的孩子晚上更加兴奋,因为蝉蛹都是夜间爬到树上,经过一夜的脱壳,天明之时,它们的羽毛经过阳光的洗礼由黄变白,然后变黑,有柔软变得坚硬。所以捕蝉蛹的最佳时间是晚上7–9点,早了,它不出来,晚了,它从壳中出来了,不能食用了。再一个捕蝉蛹的时间是夏天刚下过雨,拿一小铲,观察地面上的小孔,如果孔小,说明蝉蛹还没有出来,这时,用铲子铲去一层,会发现里面有你想要的金蝉,如果你不害怕,你可以用手去接触它,幸运的话,它会抓住你的手,你的手拉出来是,金蝉也就带出来了。农村的孩子没有钱,可他们用自己的劳动为家里换来了几袋盐,几瓶醋,这让他们体会到了劳动的艰辛,同时,又是农村孩子不多的娱乐之一。


由于大量的金蝉被人们吃掉了,现在的蝉蛹数量逐年递减,这也是人们听不到知了叫声的原因,我不知道人们的这种做法是否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,但在我的内心深处,时常怀念小时候知了的叫声,尤其是在夜晚,在蛙声此起彼伏的间隙,偶有一声清脆的蝉鸣声把我从梦中惊醒,恰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。这种映像时常闪现,可现实中已听不到太多得蝉鸣,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自然地缺憾呢?

《未了“知了”情》有1个想法

  1. “知了”高唱中,有它的快乐;捕捉幼蝉时,得童年的幸福。现如今知了真的会是少了,不知曾经的幸福还能存在多久。君不闻,知了也已经开始养殖了。[quote][b]以下为木子文武的回复:[/b]
    童年的记忆异常珍贵,无论时代如何变迁,它都是我们心中最美的一幅画。[/quote]

发表评论